即便被改造成惊艳的民宿,600多年的破庙为何依旧无法重生

民宿故事

即便被改造成惊艳的民宿,600多年的破庙为何依旧无法重生

智珠寺——位于北京东城区景山后街嵩祝院北巷23号。

WechatIMG147

大约在1409年(明成祖永乐七年),时故宫修建,永乐皇帝选址故宫东北角和景山东沿创建皇家御用印经厂,作为皇家印刻汉文和梵文经文典籍之所。巅峰时期,曾有60至80位秀才组成的团队与大约860名僧人共同在印经厂内工作。




时至康熙年间,藏传佛教盛行, “活佛”章嘉呼图克图便在此居住过,并经常在此举办各种宗教仪式和活动。


乾隆十四年至乾隆三十九年间,嵩祝寺、法渊寺和智珠寺三足鼎立,形成气势雄伟的古寺庙建筑群,且矗立在古都南北中轴线上。


作为曾经最重要的藏传佛教圣地,其历史地位曾在雍和宫之上。



WechatIMG148

然而,再辉煌的过去也免除不了它的落败结局。


当年的智珠寺,坐北朝南,殿宇四进院落格局,山门面阔三间,大式硬山顶、拔券门,门楣正中嵌汉白玉石额,其上楷书“敕赐智珠寺”。

全部建筑规模宏大,装饰及彩绘庄重华贵。

时代变迁,寺院遭受剧变。

建国后全北京城大改建,智珠寺先后被变成了:

北京金漆镶嵌厂、自行车飞轮厂、景山装订厂、东风电视机厂、牡丹四星音像有限公司。


WechatIMG149


大家快乐地在里面生产工作放存货,还各自发挥想像搭了N多杂七杂八的小房间。

1960年左右,智珠寺还倒霉地经历了一场大火,正殿被薰了个乌七麻黑。

然而这还不是最惨的时候:智珠寺挂牌“文保”单位之前,它还做了三年废品回收站。




直到2007年,这里依然乱七八糟,隐藏在周围同样乱七八糟的建筑中。



WechatIMG150



也许,老天爷终于想起这块曾经辉煌至极的地方了吧,它的命运发生了转折。

一个比利时老头Juan van Wassenhove,中文名字叫温守诺,

在见到智珠寺的那一刻,他决心要重整这个正在自生自灭或者被迫毁灭的破庙,

如同他的名字一样,这个诺言,一守就是五年。




温守诺拉来了他的合伙人林凡、周理贤,一开始就确定了“全方位保存历史风貌”的理念。然而,修旧如旧并不是嘴上说说那么容易的事。要保存时光在一件古物上留下的痕迹,刚开始工匠们都觉得不可能,因为代价太大。



温守诺和林凡


清理出了400卡车的瓦砾,为翻新重建购买了80立方米的新木材,换掉了71根木柱,并整修了1400平方米的棚顶,43000块棚顶瓦片被手工清洗和更换,每一块砖瓦、每一根柱子都被小心翼翼地拆下来。



残破的门板,写满了历史的痕迹


老建筑的修复,并非要新面貌新设计,而是要恢复旧时的模样,这对于修复团队,是一个巨大的工程,光寻找工匠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还要依赖众多的历史记载中寻找老照片与介绍进行修葺。



WechatIMG152


木板上的雕龙画凤依然清晰可见,难得一见的真相,原版梵文画也仍保存完好,但在180块木板之中,仅有30%的作品可以修复。





“我们非常小心地比对和挑选修复方式,尽量做到修旧如旧。”工程师从旧建筑里挑选能使用的材料,再寻找到最接近旧材料的新材料,按建筑原貌一比一重建,“这种方法比全部拆掉再用新材料按旧图纸重建的方式费时费力得多,很多人说我们太奢侈了。

可是,这虽然不是一个合理的成本,但是是一种对于历史的尊重。”




文革时代的标语,告诉人们这里发生过的故事


改造后的智珠寺,成了北京东景缘主题酒店,虽然外形看起来太过质朴,朱红色成了最艳丽的色彩,而大多数墙体上的油彩因风雨洗刷早已黯然失色,木材的裂纹和虫洞似乎告诉人们这个建筑的年代久远。

WechatIMG153




东景缘的“灯光”由世界著名灯具大师英葛.摩利尔设计,英葛.摩利尔有“光之诗人”的美誉。他用一次又一次的冒险向世人证明了,电灯也可以玩得别出心裁,天花乱坠。



曾经智珠寺的大殿,如今改造成礼堂(Main Hall),作为举办活动的场地;大殿北面的后殿改造成休息室,供客人小憩;曾经的东面庑房,改造成会议室和画廊;八间客房都位于院子后半部分。






由于古今的元素在酒店中融汇共生,客房也被分化成了两种不同的风格,其中的冥思、星辰、齐云、峨眉四间客房,坐落于曾经电视机厂的工人宿舍,内部的陈设独具现代感。




WechatIMG162


另外四间呈祥、牡丹、露华、清雅客房则由清代僧寮住所改建而成,更具传统中式风格。室内的中式元素也把握得恰到好处,来自于日本设计的挂钩产品、长有翅膀的阅读灯、Diptyque的香熏等摆设的选择上也显示了主人的独特品位。





“修缮”是个美丽的词,但“修缮文化”却离我们也越来越远。智珠寺经过五年的修缮,以全新的身份和姿容出现在世人面前,它曾经做了600年的残梦,如今可以继续做下去了。


或者,仅仅是我们以为它可以继续做下去。


WechatIMG164


但是,本就该属于传奇的智珠寺,其命运再次发生转折。2015年初,一篇报道把故宫附近,名不见经传的智珠寺,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
报道称:有人在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智珠寺、嵩祝寺开办豪华餐厅、私人会所,甚至只对少部分人开放。


查处结果便是:2015年1月,北京市有关部门命嵩祝寺、智珠寺内设私人会所停业整顿,待查清违纪事实后,将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。


WechatIMG166

不知在风雨飘渺里几经流转的智珠寺,今后的命运将何去何从……

虽然在几乎被所有人遗忘的时候,它被一个外国人珍视并拯救过。


温守诺说:

“我的父母并不是收藏家,

他们只是单纯地喜爱和关注艺术,

这也教会我不能对心爱的艺术品怀有那么强的占有欲,

生活要欣赏,不要包袱。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