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过很多的路,
聊过很多的人,
看过很多的风景,
有些平淡、乏味,
但有些能眼前一亮,
从此就占据了心里的一块地方。

多少人文、山水、雅集和西湖不期而遇,
多少年代邂逅了不同的“浓妆淡抹总相宜”。
经年也曾经遇到那一山一水,
不舍却也是杨柳岸晓风残月。